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|简体中文

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原因請填“阿彌陀佛”)

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研習報告 (共五十集) 視頻、文字2008/9/22  華嚴講堂

2011-12-7 11:34| 发布者: 欣求极乐| 查看: 232707| 评论: 0

摘要: CBZ25.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研習報告  鍾茂森博士主講  (共五十集)  視頻、文字2008/9/22  華嚴講堂  檔名:52-297-01
第十集a
 

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研習報告  鍾茂森博士主講  (第十集)  2008/10/2  華嚴講堂  檔名:52-297-0010

  尊敬的諸位大德,大家早上好!請坐。我們繼續學習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,我們上次講了「人能如我存心,天必錫汝以福」這一句,今天我們從:

  【於是訓於人曰。】

  這句看起,這句話是承前啟後。安士先生在註解當中這樣說到,「於是二字,若承未嘗虐民句來,則訓有止惡之意,為下諸惡莫作張本,若承救人之難六句來,則訓有勸善之意,為下眾善奉行張本」。這是說明這一句經文就是承上啟下的作用,「於是」它有兩個方面的承上啟下,上面帝君說他一十七世為士大夫身都未嘗虐民酷吏,這是講到止惡、斷惡這方面來講的,下文末後講到「諸惡莫作」,這句就是承帝君上面所說的「未嘗虐民」和啟下面所說的「諸惡莫作」。在勸善方面就是承上面六句,所謂「救人之難,濟人之急,憫人之孤,容人之過,廣行陰騭,上格蒼穹」這六句話,這是勸善之意,啟下是末後講到「眾善奉行」。所以一篇好的文章它都有所謂起承轉合,文章有一種跌宕起伏之勢,而不是平鋪直敘的,它的結構、它的邏輯是非常完整的。所以你看帝君這篇文章雖然是非常短,全文只有五百四十五個字,但是裡面的結構非常的嚴整,意思非常的圓滿,這是一篇好文章,可以垂訓千古。底下安士先生就給我們解釋這句話裡面的關鍵字就是「人」。『於是訓於人曰』,這是帝君講完他自己的生平故事以後,他一十七世積德行善,廣積陰德,以自己現身說法來教化世人。「訓」就是教訓、教化的意思。底下的開示就是帝君教化的這些內容,這裡把人單提出來進行了詳細的解釋。上面有一句話講到「人能如我存心」這句,我們把心單提出來,講得很詳細,人還沒有講,我們放到這裡來講。什麼是人?這裡面也是大有學問,我們自己做人要懂得這些,做人要做得明明白白,這才叫做明白人,不要做一個糊塗人。三教聖賢的教育都是教導我們做個明白人,講的是宇宙人生真相,明瞭這些真相,那我們的生活才是幸福快樂的。

  底下解釋說,「帝君所以諄諄垂訓者,夫固以吾輩為人也,而果無愧於人乎」。帝君這裡為我們教誨,諄諄告誡,告誡我們什麼?就是告訴我們做人的道理,懂得做人的這些道理我們才能夠無愧於這個人字,換句話說,我們才能有做人的資格。如果不知道做人的道理,不會做人,那麼就沒有人的資格,人的資格叫人格,人沒有人格。所以孟子說,人與禽獸之間的差別「幾希」?有多少?差別就在於人有受過這些教育,禽獸沒有受到教育。所以我們一定要懂得做人。底下給我們講,「孟子曰:無惻隱之心,非人也;無羞惡辭讓之心,非人也。以是言人,人亦難矣」,這孟子說的話,人皆有惻隱之心、皆有羞惡之心、皆有辭讓之心。惻隱之心就是佛法裡講的慈悲心,就是愛心,我們世間人一般講的不忍之心,看到眾生受苦,不忍讓他繼續受下去,立即生起一種援助的心,這是我們的本性,所謂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。孟子舉了個例子說,當你看到一個小孩在井邊玩耍,很有可能就掉到井裡,這時候你可能毫不思考一個箭步就衝上去把這小孩抓住,不要讓他掉到井裡去。你一看到這一幕情景,你當下第一念就是要去救人,這一念就是惻隱之心,人人都有,哪怕是一個極惡之人都有,這是他的天良。不僅是人都有,一切眾生都有,佛法裡講得清楚,「眾生平等,皆有佛性」,這個佛性就是我們世間人講的天良,這是本性裡頭的性德。就好像烏鴉有反哺之仁,小烏鴉長大了牠都會出去外面找食回來餵養自己的父母,看到父母不能動了,牠不忍撇下父母不管,你看動物也有惻隱之心,也有孝心,這些都是每個眾生都有的性德。所以孟子說沒有惻隱的心就不是人。

  實際上這句話一方面是鞭策、提醒的意思,告訴我們要長養我們的惻隱之心、慈悲之心、仁愛之心,多多去關懷他人、幫助他人,這是一種警醒的意思。如果你沒有這個心你就不是人,那你就是禽獸,禽獸都不如,禽獸都有惻隱之心。所以這句話是提醒。另外一個意思,他也說的是事實,就是什麼?人肯定都有惻隱之心,這是反過來講,沒有惻隱之心就不是人。所以再惡的人他都有惻隱之心,他之所以表現出沒有仁愛、沒有慈悲,行為很殘忍,那是因為他被物欲所迷,被煩惱所覆蓋。最近我們看到網上有一則消息,這是遼寧大連新商報登的一個故事,這是真人真事,在今年五月二十九號的報紙上登的。說大連有一個賣羊肉的餐館,這個老闆為了顯示他的羊肉很新鮮,每天就在他的院子那裡宰羊,讓這些食客看了之後都相信這羊肉是最新鮮的,當場殺的,所以他的食客也很多,生意挺興隆的。有一天早上他按慣例叫夥計準備去殺羊,牽來一對一大一小的羊,這對羊是一對母子,正準備要殺了,把刀都放在那兒了,回頭再拿點工具過來,結果當夥計拿了工具回來以後,一看自己刀沒有了,四處去找,找不到,問誰都說沒有看到,奇怪了,這刀明明就擺在這個羊旁邊,怎麼沒有?這時候老闆和夥計就看到這對羊,小羊跪在母羊前面,這母羊也在流著眼淚。當時他們心一震動,老闆就給夥計一個示意,因為他們知道這對羊是母子,生了一點點惻隱之心,要殺羊也不要在母親跟前把這個孩子殺掉,也不要在孩子跟前把母親殺掉,所以示意說先把小羊搬走,先宰這個母羊。結果當這個夥計把小羊捧起來的時候,發現原來那把刀正藏在這個小羊的身體底下。這個老闆心就很震動,他第一次看到這樣子,全場的人都知道,都明白,原來是小羊為了不讓自己的媽媽被宰殺,所以把這個刀藏在自己身體底下。

  這個老闆看了之後就生起惻隱之心,不忍心再殺了,於是就放了這一對羊。過了沒多久之後,他天天腦海裡頭浮現出這一對羊那種悲戚的樣子,過了沒多久他就把這個羊肉餐館給關掉了,這就是惻隱之心。看到眾生受苦難,再惡的人,殺生殺了那麼久的,本來都已經殺得麻木了,可是他還是有這點惻隱之心,他還是會受感動。證明一切眾生,包括畜生在內,都有靈性,都有知覺,都有感情,這跟人沒有兩樣,怎麼能夠為了飽我自己口腹之欲,為了自己賺錢,而去殺害一切眾生?這個老闆算不錯,良心發現,就關掉這個餐館,否則造這個殺業太重了。佛法裡講「羊死為人,人死為羊」,這《楞嚴經》上講的。今生你去做人宰羊,這個仇恨牠記在內心深處,阿賴耶識裡種子不能磨滅,下次某一生牠做了人,你又輪迴做羊來償還命債,他又來宰你,互相之間就是酬償業報,冤冤相報沒完沒了。所以懂得因果的道理,這些殺業不能造,害人的事情不能有,連害人之心都不可以有,有都會落因果。所以惻隱之心是人皆有之,有的人惻隱之心強烈,他很慈悲,很有愛心,有的人惻隱之心比較薄弱。為什麼他薄弱?因為他物欲太濃,或者是他為了吃,口欲,或者是他為了賺錢,貪求這些財利等等,這些欲望還有煩惱會把這些天良給覆蓋。但是雖然覆蓋,依然還存在。所以我們見到惡人也不可以輕視他,甚至是遺棄他,還是應該幫助他,因為他也能回頭,人都是能夠教得好的,可以把他惻隱之心喚回來。

  底下講「無羞惡辭讓之心,非人也」,羞惡之心就是我們講羞恥心,辭讓就是禮讓,換句話說,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些德行人皆有之,它們是人的性德,本性具足的。做了惡事他會覺得很羞恥,他會覺得對不起父母,對不起天地,對不起祖宗,對不起自己的良心,這就是羞惡之心。人能夠有這種羞恥心,可以說他是能夠進步的,成聖成賢其實都要靠這種羞恥之心,以惡為恥,那他就能夠進步,他就能夠斷惡修善。怕就怕我們沒有這種羞恥心,每天造作惡業都麻木了,這真是最可怕的。辭讓之心就是禮讓,能夠謙卑,尊重別人,讓人走第一,我走在後面,謙讓,這就是美德。

  底下講「以是言人,人亦難矣」,這是說這樣說來,用這種標準來要求人,人也挺難做的,你讓他有惻隱之心、羞惡之心、辭讓之心,而且處處能表現出慈悲、禮讓,這是不容易做到。所謂難,實際上難是難在哪裡?難在他有習氣,本來一點都不難,為什麼?你人自己本有的性德,怎麼會有難?難就難在我們因為無始劫來有這些煩惱習氣,因此障礙了我們這些性德的顯露。但是雖然是難,我們習氣要咬緊牙去斷習氣。譬如說我惻隱之心少,那我就要多關懷別人,多去做利益他人的事,多布施,養我這顆惻隱之心,少想自己,多想別人,不要有太多的私心,這個私心就是障礙你惻隱之心。又譬如說要養我羞恥之心,那我要多學聖教,要養我禮讓之心,我多看古聖先賢的這些傳記,我能夠看到自己之不足,我就生起謙卑,人不能禮讓就是自己自高自大,這都是需要通過教育來恢復我們的性德。

  下面說「萬物皆備,人何其尊;可帝可王,人何其貴;來無分文,去又空手,人何其貧」,我們先看到這裡,這裡總共講了十二個方面來談人。我們先看第一,「萬物皆備,人何其尊」,這是講到人是萬物之靈,人能夠跟天地並稱三才,這是很尊貴的。人尊貴在哪?因為人他能夠去行天地的德行,所以他能夠與天地共同稱為三才,這個人可不是一般的人,我們說聖人。所以我們自己稱自己為人,這個名字是一種很尊貴的稱呼,換句話說,你能跟天地並排稱為三才。假如我沒有道德,我怎麼能夠去見天地?何顏立於天地之間?所以這個尊,我們懂得要自尊、要自愛。

  下面說「可帝可王,人何其貴」,人也能夠做帝王。確實世間有那種大富大貴的人,他們有大福報,能做帝王,萬人之上,這是講人的福報可以是很大。下面,也可以是很小,「來無分文,去又空手,人何其貧」,這是講到,即使是帝王,你說他福報再大,可是他跟一個貧人、一個乞丐一樣的,就是來無分文,他什麼也沒帶來這個世間,赤條條的來,赤條條的去,去又空手,什麼也帶不走,所以人何其貧,太貧窮了,什麼都沒有,這是事實真相。我們想想,我們即使是再富貴,家財億萬,又怎麼樣?你能帶走分文嗎?想到這些我們就能覺悟了。所以不要有任何牽掛,有牽掛,愚痴!根本是不可得的東西你想要去佔有、想要去控制、想要去得到,那真叫痴人說夢,而且是自尋煩惱。

  下面第四方面,「美味入喉,俄成糞穢,人何其賤」,這是講人都貪圖美味,可是貪圖美味,吃下去以後,到了喉嚨,味道就感覺不出來了,味道是你舌頭才能感知,山珍海味和菜根到了喉嚨以下是一樣的,你都感知不出味道的,到了身體最後都變成糞便。所以人的身體是製造糞便的機器,你們想想是不是?人何其賤,滿身裝的都是這些東西,太賤了,有什麼值得為這個身體去操心、去勞累?大家都是平等的,尊為皇帝,他的身體也是製造糞便的機器。所以在這個方面來講貴賤是平等的,跟乞丐平等。這是我們要把身體看透,不要太執著。而且這個身體不是我,它只是我所有的,就像一件衣服似的,我現在擁有它我就可以用它,它用破了用舊了就得換。身體它是有生老病死,可是我(就是我的靈性),這個真我不生不滅,千萬不要給這個臭穢的身體拖累了真我。

  下面說,這第五方面,「一一皆從胎中住過,人何其卑」,這是講的卑賤。每個人都是從娘胎裡出來的,懷胎十月,都在母親肚子裡住了十個月。哪怕是皇帝,將來是住三宮六院,皇宮多麼華麗,看起來好像很尊貴,實際上他原來不也是跟乞丐一樣,都是住在娘胎裡面,娘胎就那麼點大的地方,壓縮著十個月。這是講很卑賤,這個卑也是可悲,很可憐。人投胎都要受這種苦,佛經講的胎獄之苦,在母親肚子裡就像坐牢獄似的,而且這個牢獄比世間的牢獄可苦太多了,你想想就在這麼小的子宮裡面待上十個月,而且還是縮成一團,還要頭朝下腳朝上,你想想那個滋味。你試試看,把你裝在一個大木桶裡面,讓你抱著腿縮進去,頭朝下腳朝上,我讓你裝一天,夠你受了,不要說十個月。所以胎獄之苦真的那個滋味像地獄一樣,更何況經上講,母親要是喝了熱水,胎兒就感覺好像進了火燒地獄一樣,母親喝一口涼水,就好像進入寒冰地獄一樣,母親稍微身體動一動,他在裡面比汶川大地震還要可怕,然後他出生出來的時候還要經過夾山地獄,有時候有些難產的,生不出來的,那更苦了,這些都是人所要經歷的。

  下面講「啖盡水陸群生,人何其酷」,這是講人貪吃,什麼眾生都吃,水裡游的、陸地爬的、包括空中飛的都吃,很嚴酷,很殘酷。特別是現在人,那比古人又不知道殘酷多少倍,你能想到的、能動彈的都吃。我是廣東人,廣東人是什麼都能吃,有一句俗話講,「廣東人什麼都敢吃,上海人什麼都敢穿,北京人什麼都敢說」。廣東人真的是吃得厲害,蛇、龜,吃,蟑螂、螞蟻,吃,蒼蠅都吃,天上飛的鳥、水裡游的魚,都是盤中餐。而且他吃魚怎麼個吃法?把還活蹦亂跳的魚放到熱油裡一炸,身上肉都已經熟了,兩頭(頭和尾巴)露在油外面,端上桌上的時候那個嘴還在動,大家就開吃了,太殘忍了。還有人吃猴腦的,把猴子裝在籠子裡,頭露在上面,用錘子敲開猴子的腦袋(天庭蓋),倒上醬油、鹽、調料和一和,就拿勺子舀來吃,那猴子在底下還在哀鳴。這樣子都幹得出來,人何其酷!你想想牠們這些眾生阿賴耶識裡留下來的那個痛恨的印象何其深,來世遇到了能放過你嗎?牠們對你報復肯定是比像呂氏(就是劉邦的夫人呂氏)對戚夫人的那個報復一樣,甚至還過之而無不及。呂氏我們前面有跟大家報告,把戚夫人的手腳全部砍掉,把她的嘴巴搞啞了,耳朵薰聾了,眼睛挖掉,扔到豬圈裡面讓她這樣死去。你看看這種報復,肯定都是過去生中那種殺業,仇人見面是分外眼紅。所以真正明白道理了,殺業怎麼能幹?不能再幹!冤冤相報何時了。

  下面第七個方面講「外面飾以綾羅,中間滿腹矢溺,人何其偽」,這是講虛偽,外面穿著綾羅綢緞,很漂亮莊嚴的衣裝,儼然一個翩翩君子,其實裡面不都是屎尿嗎?身體不就是個臭糞袋嗎?這麼精心的裝飾它、打扮它,這不就等於是虛偽一樣嗎?真正了解事實狀況,你就想想真的是自己何必動這些妄念?你看佛他看透了人世,他出家過最清貧的生活,三衣一缽。那個衣叫糞掃衣,什麼叫糞掃衣?人家的衣服穿破了不能再穿了,扔了,他就把它撿回來,看見哪一塊還是好的就把它剪出來,一塊一塊的,不同的衣服的布就拼起來,縫成這麼一大塊布,然後用染料,因為它的顏色不一樣,一塊一塊的,用染料把它染成同一個顏色,然後披在身上,這叫袈裟。袈裟是什麼?你看都是一塊一塊的。現在出家人的袈裟那是特別製作,過去佛的時代那個袈裟真的是一塊一塊拼起來的,那真的叫糞掃衣。就是這樣用功辦道,搞真的,不搞假的。所以修行人對這些世間什麼都不留戀,身心世界一切都放下,這是得真道。

  下面說「各各私一妻室,被其驅遣而甘心,人何其奴」,這是為自己一家,娶了妻生了子,整個心思就擺在家裡,一天到晚為這個家去工作奔忙。妻子,這是講怕老婆的,妻子厲害的,管著先生,驅遣,當先生的做牛做馬。這個實際上夫婦雙方都是一樣,你想想結了婚,這不就是為一個家做牛馬嗎?曾經看過一幅醒世圖,當老公的在前面拉著車,車上坐著老婆、兩個小孩,一個還抱在手裡,還有車上一些家具,車後邊跟著一隻狗,妻子拿著鞭往上一揚正在趕著車,他老公拉車,旁邊寫著一段詩文,其中一句就是講「為兒孫做馬牛」,你想想人何其奴,奴是奴化,當奴隸。為什麼當奴隸?被自己的欲望、被自己的小心量所驅遣。其實家也不一定是壞事,只要你不執著,你就不會被它奴役。執著了,私心產生了,這裡最重要講了個私,各各私一妻室,有了私心,實際上自己就受奴役。被誰奴役?外面人不會奴役你,你自己心奴役自己。真正發起大心,念念想到天下萬民,想到一切眾生,這家也不是累。就像佛在世的時候,維摩居士他有家室,可是他是大菩薩,不為家所累。這個家是用來做教化眾生的道場,一家人為眾生做好榜樣,演出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些德行,演出父子有親、夫婦有別、長幼有序這些倫理倫常,帶著眾生走上正路,這不就是把家做為道場嗎?怎麼樣才能實現?要用教育。所以《禮記》上講「建國君民,教學為先」,實際上成家不也是要教學為先嗎?一家人既然成了家,就要共同深入學習聖賢教育,這才不會變成家的奴隸,而是成為家的主人。

  下面第九個方面,「漫指藏身之處以為家,人何其小」,小心量,把自己的一個小家就當作自己的一個天地,不能夠再想其他人,一天到晚所算計的、營謀的都是為了自己這個小家,很可憐。大心量的人他就成聖賢、成君子,像范仲淹先生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,你看他想的都是天下,他的心量不只是在自己這個家。心量大的人他成就就大,所謂「量大福大」,小心量他的福報就小。

  下面講「日裡皇皇仁義,夜來無醜不作,人何其羞」,這是講人,我們不要想別人,講我們自己,多麼羞愧,白天講的、做的、表演的都是皇皇仁義,儼然一個君子,到夜裡,暗室之中,無醜不作,觀察自己內心,殺盜淫妄的惡念不能停止,貪瞋痴慢的煩惱不能控制,這太羞人了。這句話安士先生註解,尤其對我們學佛人來講,我們學習聖賢教育的人來講,如果學習聖教沒有這種慎獨的功夫,在大眾相處的時候表現得還不錯,好了,一個人在的時候就開始放肆、放逸,甚至會動不好的念頭,會幹出醜事,這種人太值得羞愧了。不要以為在暗室當中沒人見到,實際上天地鬼神都在監察,都明白,正所謂「十目所視,十手所指」。即使是你一個人獨處,鬼神在旁邊看得清清楚楚,神目如電,你要想到有十雙眼睛看著自己,有十隻手正指著自己,怎麼能夠造次?真正有這樣一種戰戰兢兢警惕的那種氣象,那他的功夫提升就會很快。人有這種羞恥之心,有這種畏懼之心,這是他成聖成賢的很好的一個動力,最怕就是無所忌憚。因此這些因果報應我們應該多學習,了解它完全是真的,不是假的,不是騙人的,不是古聖先賢用它來嚇唬人讓你斷惡修善,不是,它真的是事實。能夠相信這個,自自然然也就能夠做到表裡一如,外表和自己內心就一致了。

  下面說「今日不保來朝,人何其脆」,脆是很脆弱。真的,今天還活著,難保明天就要去見閻王了,誰能夠保證自己生命有多長。過去佛跟弟子們在討論人生命有多長,佛問大家,你們都說說看生命有多長?有一個弟子說生命很短,在晝夜之間,晚上你睡了,第二天早上起不來了,很多,那就是沒了,這很短。但是佛都搖頭,他說不是這樣。有一個弟子想了就更短一點,生命在飯食之間,吃一頓飯,你看有時候吃著吃著,或者一噎,或者一口氣上不來,就過去了,這一頓飯功夫就沒了,這更短。佛還搖頭。結果還有個弟子就說,人的生命在呼吸之間。佛點頭了,說對,就是在呼吸之間。你想想,這一口氣不來不就是來世了嗎?就這麼簡單,不就是在呼吸之間而已。所以人多麼脆弱!《八大人覺經》裡面講「世間無常,國土危脆」。我們這個人身是無常的,隨時都可能要走的,朝不保夕。我們的國土、我們的世界也是無常的,隨時都可能有災難,星球也會有毀滅的一天。所以這是提醒我們,在這短暫的生命當中我們要抓住最主要的事情,那就是要修行、要辦道、要提升我們的靈性、要往生淨土,這是轉凡成聖。

  第十二個方面,「閻王一呼即去,人何其懦」,懦是懦弱,自己不能做主宰,閻王老爺一傳令,你就得來,牛頭馬面來找你了,你就得要跟著去,正是所謂古人講的,「閻王叫你三更死,誰敢留你到五更」,你壽命到了你不走也不行,你自己做不了主宰。這是講到何其懦,懦弱。只要在三界六道裡面的眾生,這凡夫,做不了主宰的。什麼人能真正做得主宰?出了六道輪迴,證得阿羅漢果,他就能做主宰,他超越生死了,他得大自在了。所以生死是多麼的苦,多麼遭罪,為什麼不捨離生死?為什麼還迷戀在六道輪迴當中?這是勸我們早日覺悟。 


奉行

忏悔
4

顶礼
1

感恩

感动

赞叹

随喜

支持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5 人)

本文导航

手机版|Archiver|我的收藏|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( 皖ICP备13015885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

GMT+8, 2020-2-19 17:28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